风骨傲然 抱节虚心——着名画家郭大涌作品再读

来源:2019-03-09《联合时报》成莫愁 发布时间:2019-03-12

紫气映竹四季平安皓月当空

  竹,为中国绘画特有的题材。初学者似觉上手易,而真要画出风格、画出文人气息、画出独具特色的墨竹图绝非易事。历代高手文与可、柯九思、夏昶、徐渭、郑板桥等,留下光采照人的技法足以让我们仰视。早在30年前,爱竹的我采访风靡大江南北的“江南竹王”申石伽先生,成为忘年交。在申府,石伽先生向我介绍其高足郭潮即郭大涌先生。那时他已学得画竹血脉精气,所作墨竹图,绰约多姿,劲挺清雅,显示师出有门、竹生风骨的傲然之气。

  郭大涌生于1946年,祖籍广东潮阳,先后得任政、单孝天、戚叔玉、赵冷月、刘旦宅和徐子鹤等名家指点,具书法功底。拜石伽为师后,取室名“步石书屋”“玄竹堂”。他虚心学画,继承其堂奥而获画竹之真谛,成为“石伽竹派”传人。今再读他作品已非当年之郭潮,30多年的探索与创新,以书法笔意融入绘画,“腹有诗书气自华”大涌,笔精墨妙意趣,潮已大涌,情思大涌,精技大涌,拥趸粉丝也大涌。

  郭大涌画竹不是为竹而写竹,而是寄情于竹和展示文人的精神抱负。通常月下之竹,疏朗飘逸的秀竹在月色朦胧中显一派简括澹泊、清雅宁静之气。而郭大涌在《皓月当空》一画中,却以刚柔、浓淡、干枯、动静等矛盾对局的经营,来显示秀竹的与众不同:不同场景、不同配景、不同造型和不同的立意,画出月迷烟笼,几枝浓淡相间的秀竹伫立于卷起千堆雪的浪花中,如君子般挺立。竹梢一头伸向皓月,一头指下江涛。切莫以为此竹生于江湖中,中国画素有高平、平深、深远法取景写意,以潮涌之动来显示月夜之静,大有“鸟鸣山更幽”的异曲同工之妙。天、地、水、竹、月组成一幅寓意深远蕴含哲理的竹月图,这显然是一步险棋,处理完美,全当在“恰好”。此配景强化了视觉上的审美效果,又不喧宾夺主。生活不会是风平浪静的,不经风雨浪花洗礼,哪得花好月圆竹秀?郭大涌还常用山水、湖石等来衬托秀竹柔韧,以禅味拓展写竹意境,以擅长画梅、竹、松岁寒三友,来变化无穷地翻写竹韵,并以拿手的书法来题款、署名等,更彰显竹的“人格”魅力与画面整体性。

  竹在世界约千种以上,有晴竹、风竹、雨竹、雪竹和墨竹、翠竹、朱竹、丛竹等。读石伽、郭大涌师生合作画的《四季平安》,既写出对生活的祝愿,又将名师带高徒的深情凝聚画中:在一抹浅朱砂祥云中,春竹敷以翠绿色,墨色夏竹情浓烈,朱砂染出深秋竹,冬以白描展雪意。值得一提的是,石伽先生以朱砂画出穿插有致的秋竹,郭大涌又在冬竹丛中添了几笔翠竹,整幅画表现四季却孕育着对春天的呼唤,以表达师徒对艺术的一往情深,寄托老一代艺术家拳拳之心。诚如郑燮诗:“新竹高于旧竹板,全凭老干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