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专业之言 期臻于至善——访政协之友社社员黄泽民

来源:2019-03-29《联合时报》顾晓红 发布时间:2019-03-29

  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上海政协之友社社员黄泽民,曾连续担任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只建专业之言。”3月20日,在华东师范大学的办公室里,经济金融研究领域专家黄泽民重复了自己所恪守的原则。

  连续提案建言金融行业监管制度改革

  2018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台,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依照法律法规统一监督管理银行业和保险业,维护银行业和保险业合法、稳健运行,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维护金融稳定。与此同时,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2018年4月8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这意味着中国金融的统筹协调监管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黄泽民,曾连续提案建言金融行业监管制度改革。

  2016年3月,因健康原因无法赴京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黄泽民再次提出“金融一体化监管乃现实选择”的相关建言。在当时给记者的微信中,他这么写道:“目前的金融监管体系无法适应已经变化的金融市场和金融业务,应该作出调整。改革的核心内容应该是从目前的分业监管走向一体化监管,从而提高监管效率。所幸,现在无论是管理层还是理论界已认同这一观点。具体怎么改,基本存在两种意见:一是将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三会合一,成立国务院直属管理的中国金融监督委员会;二是把三会纳入央行。我是第一种观点的倡导者之一。”

  此前,黄泽民已在全国政协三度提案建言“三会合一”。他认为,近年来,我国金融行业的混业经营迅速发展,分业监管体系已难以适应混业经营的金融机构和市场的发展,容易出现监管过度或监管空白以及监管标准不统一的问题,互联网金融也令分业监管模式难以应对。存在三个相互独立的金融监管机构,不利于我国金融界的产品创新、组织创新以及市场深化。“为了降低监管的制度性摩擦成本,有必要尽快设立一体化的金融监管体系。”黄泽民一如既往地执着,“金融一体化监管是迫在眉睫的现实选择。”

  “目前,银保监委已经组建。加上2017年7月,为了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强化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确保金融安全与稳定发展而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宣布设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这一金融监管框架有利于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无疑,金融监管制度改革正渐行渐佳。”黄泽民说。

  金融关乎的不仅是经济领域更是民生

  “从其本质而言,金融并不只关乎经济领域,它更关乎民生问题。”这是被认为研究“高大上”领域课题的黄泽民的观点。

  2007年3月和2008年3月,在全国两会期间,黄泽民均提出了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的建言。他认为,在经历了二十余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后,我国更加市场化的商业银行体系已经形成,混合型所有制及公众性公司成为我国商业银行的主体。随着中国银行业改革的不断推进,中国推出存款保险制度的迫切性越来越强。作为整个金融安全网的一部分,存款保险能够通过对中小存款人存款的保护,对社会的金融稳定起到正面作用。“银行放贷,出了坏账,不应皆由央行背书,银行应为自己的行为而负责。让大多数储户的利益得到真正的保障,对稳定金融秩序有着积极的意义,稳健的做法是先出《存款保险条例》。”

  2015年4月初,国务院正式发布《存款保险条例》,该条例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从某种程度上加快了我国金融改革的步伐。

  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推动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快速发展,但其背后存在制度套利与监管空缺,安全性与可持续性令人担忧,发生了一些卷款跑路、信息泄露等大案要案,给当事人带来损失,甚至影响社会安定。

  对此,2016年,黄泽民建言尽快完善第三方支付清算市场的准入规则和运作规范,制定统一的监管规则和标准,建立跨部门协同监管,形成监管合力,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建立日常经营动态监管机制。他认为,第三方支付机构业务快速向贷款、理财、基金、保险、证券等众多金融领域渗透,形成金融监管灰色地带,系统性风险凸显。特别是P2P平台将吸收的资金以借道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形式进入自设的资金池,实现非法集资之实。金融业当时的分业监管模式难以应对这种混业经营的局面,金融制度和监管环境严重落后于行业发展。黄泽民建议,在提高准入标准的同时,将对第三方的监管从以市场准入为主逐步过渡到以对日常经营的动态监管为主,“从账户实名制、消费者保护、资金安全、信息安全、反洗钱等方面逐步建立起与金融机构相当的监管要求,并改革现有金融监管模式,建立起跨部门的协同监管机制”。

  我国正处于对人民币汇率水平与汇率形成机制、资本项目开放、国际储备水平、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货币政策独立性等多项指标的选择与平衡之中。黄泽民认为,中国作为大国经济必须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应该坚定不移地继续推动资本项目稳步开放以及人民币国际化,而“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有坚实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黄金”。这十数年间,他一直建言央行大规模增持黄金以优化我国的国际储备,“时至今日,央行也的确在不断增持,但数量远远不够。目前发达国家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大多高于30%,我们应达到国际平均水平左右”。黄泽民建议,我国黄金行业的发展要积极参与到国际市场当中,黄金交易所要高度对外开放,吸引国际投资参与交易,以争取黄金市场定价权。

  精准谨慎施策促进金融行业创新发展

  黄泽民认为,国际金融危机的事件证明,放任自流的金融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导致经济过热、产生泡沫经济的重要原因,而泡沫形成之后严厉监管的金融政策和紧缩的货币政策不仅使经济迅速降温,还有可能戳穿泡沫并引发金融危机。“不当金融政策是造成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国外的教训值得我们引以为戒。”2015年春夏之交的“政策牛”短暂牛市、2016年推出即叫停的股市熔断机制、近年P2P平台连续爆仓、2018年时机不成熟的汇率中间价调整……黄泽民列举了几个受政策及其叠加效应冲击的例子,强调“金融货币政策应更多地按规则精准谨慎施策,才能促进金融行业创新发展”。他认为,行政干预手段是特殊时期使用的特殊办法,但按照资本市场的基本原则、在法律框架内活动,是监管者、投资者、券商和上市公司都应该遵守的规则,“要依法按照信息透明的原则,公平、公正地行事”。

  令黄泽民印象深刻的,是2018年4月下旬之后一段时间内,由于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调低,引发在岸与离岸人民币持续下跌。“人民币如此贬值,非但难以冲销加征关税对贸易的影响,还将直接损害中国消费者的利益,导致对外负债企业债务负担的增加,并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较大负面影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阻碍国务院早已提出的资本账户改革步伐。”2018年7月中旬,黄泽民提交建言,建议相关部门综合考虑我国外汇储备政策、外汇管理政策、资本账户的开放及人民币自由兑换、人民币国际化等相关问题,“采取恰当的汇率政策,研究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新方案”。这一建言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报送国务院参事室,得到国务院高度重视并采纳。

  去年年底,市领导赴市政府参事室调研并召开座谈会,围绕政府中心工作展开讨论。作为市政府参事,黄泽民在会上建议,深化国际金融中心和自贸区金融制度创新,规范化地推出外汇保证金产品,以激发金融衍生品市场活力和动力。

  我国的外汇保证金交易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从叫停到鼓励,再到叫停,几经起伏,银监会于2008年6月发布了《开办外汇保证金交易有关问题的通知》,全面叫停了外汇保证金业务。但不少经纪商通过变相方式从事外汇保证金的经纪业务,采取线上推广和培训、讲座等线下方式发展客户,帮助客户在境外开户投资。黄泽民认为,外汇保证金交易的阳光化能丰富外汇投资领域的产品,满足广大投资者的需求,也能引导外汇投资者资金的有序流动,杜绝非法的资金外流,“可使行业的无序发展状况得到改善,而法律法规的完善将减少投资者与经纪商之间因交易规则不明确产生的纠纷”。他建议,在上海自贸区内的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尽快上市外汇保证金产品。

  1997年加入民建、2003年起连续担任15年全国政协委员、2011年起受聘成为上海市政府参事……2018年,不再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黄泽民进入政协之友社。他建专业之言的步伐不会停止,作为教育工作者和经济金融领域研究者,黄泽民追求的是臻于至善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