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提前布局,促进老龄化趋势下上海长期良性发展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9-04-23

文/张春艳

  根据《2018上海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2017年上海常住人口2418.33万人,户籍人口1455.13万人,其中17岁以下173.05万人,占11.89%;18-60岁800.47万人,占55.01%;65岁以上老人237.09万,占16.29%;80岁以上老人80.58万人,占5.54%。2017年上海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为-0.6%。

  据此推算,至2022年,上海户籍人口约1450万人,其中适龄劳动力人口约800万人,65岁以上老人约430万人,23岁以下约230万人,上海常住人口将控制在2500万人,外来老年人约30万人。也就是说,上海户籍人口老龄化率将达到30%,上海常住人口老龄化率将达到18%,1个适龄劳动人口工作至少要养2-3个人。

  面对上海人口结构的变动趋势,上海的长期良性发展需要对几个重要的问题提前布局准备。

  1.一方面,上海的适龄劳动人口面对的抚养下一代、赡养长辈的压力日趋增大,另一方面,社保基金在支付养老金上的压力也日益凸显。养老变得不能靠养老金、不能靠国家,更多要靠自身小家庭。上海当下由70后-90后担当就业的主力军,也就是说独生子女一代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而他们又遇到全球正面临着经济金融危机,处于一个低位调整的时代,就业会遇到很多困难,例如就业不稳定、创业难、自身学识能力有限、挫折承受能力差等问题。建议政府部门重视在职教育、就业指导、心理建设等方面的工作,投入资源资金组建或合作专业的职教机构、咨询机构,为在职人员做好定期服务以及预防性关怀。

  2.本地适龄劳动力的短缺可以通过引进外部人才的方式弥补。优先引进能为上海带来先进技术的项目、创造就业的项目、产业联动的项目、有溢出效应的项目的创业者,并且考虑引进人才及其家属的年龄结构能优化上海的人口结构。

  3.提高结婚率。晚婚、不婚现象是大城市的通病,有愈演愈烈之势,问题在于年轻人人际交往和沟通能力的弱化、正向引导的缺乏和社会大环境的压力。建议社区管理机构发挥积极作用,可以和一些公益组织、心理成长中心合作,让年轻人放下手机、走出家门,更多地去参与面对面的社交,去做一些公益的服务,通过人与人的相处和机构正向的引导来树立正确的三观,并提高互相吸引、恋爱成婚的可能性。

  4.提高生育率。生育的后顾之忧主要是婴幼儿时期的看护、儿童少年时期的教育。由于上海晚婚晚育现象普遍,孩子出生后早期的看护可能由于长辈的年龄精力或身在外地等原因必须请专业育婴人员,建议鼓励专业托育机构的开办,制定标准并做好持续性监督管理,专业托育机构最好靠近居住区或者婴幼儿父母的工作场所。在教育方面,加大义务教育资源的投入,鼓励普惠性教育机构的建设,鼓励民办高中、大学,增加学生升学率,拓宽升学渠道,以此降低育儿的焦虑。所谓减负要真正落到实处,不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教师减负家长增负,而是要让学生感受到减负,自觉地学习。

  5.保障城市有足够的服务资源。无论是婴幼儿的看护、家庭日常家务照料,还是老年人养老的需要,这个城市未来有大量对家政服务人员的需求。包括政府承担的对一定年龄老年人的定期上门服务,都需要大量的服务人员来完成。老龄化不仅是上海的问题,全国都有这个问题,所以对家政服务人员的需求也需要提前布局。可以与安徽、四川等主要的家政服务人员输出地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扶持一批经营家政服务的企业到当地委培家政服务人员,制定标准化的服务流程,统一培训,跟踪管理,对一些优秀的家政服务人员,可优先留沪。

  6.鼓励互助式公益养老。建议社区管理机构发挥作用,向老年人收集服务需求,组织社区内、外资源向老年人提供公益性服务,社区内,可以以家庭为单位记录提供公益服务的历史,服务历史可用于未来提出服务需求。社会外,社会资源提供该无偿公益服务的,可在今后社区有偿服务需求招标时优先安排中标。社区管理机构应做好组织、宣传、协调、服务人员背景尽调、入户安全保障、监督、纠纷处理等工作。

  7.合理布点增建公共休息设施,为老年人服务。开展多样化社区文体活动,丰富老年人生活。常设公益咨询机构,提供健康、法律、心理等咨询服务。

本文观点供交流参考